以案明紀釋法 | 如何推定孫某明知學歷造假

發布時間:2022-08-03 08:33:13   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

【典型案例】

孫某,男,中共黨員,A省水利廳宣傳處副處長。1998年,孫某通過參加公務員考試,以大專學歷考入A省水利廳。2004年,孫某通過社會人員丁某報名、交費,參加了B大學函授本科學習,2007年通過丁某獲得了B大學的畢業證書和學籍冊。2010年,水利廳組織開展副處級領導干部崗位競聘,學歷要求為本科及以上學歷。孫某報名參加此次競聘,后成功競聘為宣傳處副處長。2019年,水利廳組織開展學歷學位比對工作,孫某的畢業證書被認定為“系偽造”,后孫某的問題線索被移交駐廳紀檢監察組。在駐廳紀檢監察組核實過程中,孫某稱自己被騙了,并不知道畢業證書系偽造。同時,駐廳紀檢監察組還發現,孫某存在未參加入學考試、未見過學校老師、未參加課程結業考試等諸多疑點。

【分歧意見】

本案中,對孫某是否構成違紀產生了分歧。

第一種意見認為:孫某的行為不構成違紀。孫某本人是“被騙者”,其不知道畢業證書是偽造的,雖然孫某使用假學歷獲利,但認定違紀應堅持主客觀相統一原則,孫某主觀上沒有違紀故意,為避免客觀歸錯,不應認定孫某構成違紀。

第二種意見認為:孫某的行為構成違紀。孫某雖然辯稱不知道畢業證書系偽造,但其在取得畢業證書過程中存在諸多疑點,孫某不能作出合理解釋,且按照正常人的判斷標準,應該能夠認識到畢業證書系偽造,故推定孫某對此明知。加之孫某具有使用假學歷獲利的情節,應認定其構成違紀。

【評析意見】

筆者贊成第二種意見,理由如下。

一、推定明知的概念以及在司法實踐中的應用

推定明知是一個刑法學術語。犯罪主觀方面分為認識因素和意志因素,其中故意犯罪的認識因素即為“明知”。刑法第十四條規定,故意犯罪必須以明知為前提。但是如何確定和斷定明知,是一個比較復雜的問題。在訴訟活動中,犯罪嫌疑人很少主動承認本人具備明知,多數情況下都不會如實說出自己的心理活動。因此推定明知應運而生,即根據某一事實(基礎事實)的存在而作出另一事實存在的判斷,同時賦予對方以充分反駁權利以推翻推定,從而保證推定的客觀性。

犯罪主觀方面是支配犯罪行為的心理基礎,并通過客觀行為表現出來。因此,從客觀行為出發,分析行為人的主觀心理,是推定明知的關鍵所在。實踐中,客觀行為往往表現為行為的對象、手段方式、過程、條件等內容。在推定過程中,要注重收集與客觀行為相關的基礎事實,通過基礎事實推定出行為人具備主觀明知,然后將舉證責任倒置,由行為人對基礎事實作出合理解釋,如果行為人不能作出合理解釋,則推定其主觀上具備明知。此外,還應把握好判斷明知的客觀標準,筆者認為,應堅持主客觀相統一的原則,既要考慮案件發生時的具體情況,即在當時條件下根據一般的經驗和常識,通常人是否具備明知;同時,也要考慮行為人自身的認識能力,如年齡、知識水平、社會閱歷等因素。

推定明知在刑事案件中的應用并不鮮見。以洗錢犯罪為例,2021年3月,最高人民檢察院、中國人民銀行聯合發布的6個懲治洗錢犯罪典型案例中的趙某洗錢案,便運用了推定明知。2018年,公安機關以趙某涉嫌洗錢200萬元移送起訴。檢察機關發現,該200萬元系職務犯罪人員武某明確告知趙某錢款來源的數額。在此前后,武某另有多次向趙某轉賬,共計1000余萬元,武某沒有對趙某明示錢款來源、趙某也否認知悉錢款性質,但是資金來源、轉賬方式、用途與上述200萬元一致,可能涉嫌洗錢犯罪。后公安機關進行補證,調取了武某的工資收入、房產情況,武某、趙某任職經歷以及二人之間關系的證據。通過補證,檢察機關認為,趙某是武某的密切關系人,對武某通過貪污賄賂犯罪獲取非法利益應當有概括性認識,應當推定其知道使用銀行賬戶接收的1000余萬元明顯超過武某的合法收入,系其貪污受賄所得。后檢察院以洗錢1200余萬元對趙某提起公訴,并得到法院的認可。該案例便是在趙某對1000余萬元錢款性質否認知悉的情況下,通過收集基礎事實,推定趙某明知該1000余萬元系貪污受賄所得的具體應用。

二、根據孫某的客觀行為可以推定其對假學歷具備明知

黨紀處分條例雖然沒有規定推定明知的概念,但這種核實行為人是否具有違紀故意的方法同樣適用于違紀案件。結合本案,經駐廳紀檢監察組核實,存在以下基礎事實:一是孫某未參加過函授本科入學考試;二是孫某聲稱進行了自學,但沒有參加過學校組織的任何課程學習,也沒有參加過每門課程的結業考試;三是孫某僅參加了一次考試,即丁某將試卷轉交孫某,由孫某自行開卷考試,之后便獲得了畢業證書;四是孫某獲得的《畢業生登記和鑒定表》中考試成績欄均未填寫課程成績;五是《畢業生登記和鑒定表》顯示共學習了14門課程,但《畢業學歷證明》卻顯示:“已完成專業大學15科考試”,課程數量前后存在矛盾。

針對上述基礎事實,駐廳紀檢監察組要求孫某作出合理解釋,但孫某對上述“異常問題”均無法作出合理解釋。同時,結合判斷明知的客觀標準,即在當時條件下根據一般的經驗和常識,通常人都能夠認識到上述學歷存在問題。通過將以上基礎事實在駐廳紀檢監察組和被審查人之間進行“質證”,可以推定孫某應當知道其獲得的函授本科學歷是假學歷。此后,孫某使用該假學歷成功競聘副處長,具有獲利情節,根據黨紀處分條例的規定,孫某的行為構成違紀。

(作者單位:天津市市級機關紀檢監察工委)

和朋友的未婚妻高潮
<menu id="2e2k4"><tt id="2e2k4"></tt></menu>
<xmp id="2e2k4"><nav id="2e2k4"></nav>
<menu id="2e2k4"><menu id="2e2k4"></menu></menu>
<tt id="2e2k4"><tt id="2e2k4"></tt></tt>
<menu id="2e2k4"><strong id="2e2k4"></strong></menu>